首页>  佚事 > 太极往事:“吴陈比武”的经过和反思> 正文

太极往事:“吴陈比武”的经过和反思

2017-6-3 15:48:55武魂网武魂网
上世纪50年代,香港吴家太极社掌门、有“黄埔教官”之称的吴公仪与澳门白鹤拳家、有“武林闪电手”美誉的陈克夫由隔江骂战到签署比武生死状,在何贤、马万祺等澳门慈善家大力促成下,陈克夫与吴公仪在澳门新花园泳池擂台上比武决斗。最终,裁判何贤宣布比武双方“不胜、不负、不和”终止了短短数分钟格斗,而是次比武筹得当时堪称巨资的27万澳门元善款。

这个轰动一时的武林轶事,不仅令港澳地区掀起了经久不息的中华传统武术热潮,其影响所及,甚至远播东南亚及美加等地,更衍生出金庸、梁羽生新派武侠小说的全盛风行。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伊始,香港和澳门还在英国和葡萄牙手中。当时两地居民对刚从内地移居的同胞有一定的看法。从武术发展的角度看,原先港澳地区及东南亚比较流行南拳,对从北方南迁的太极拳,既有好奇之心,也有不服之意,同时也不排除争夺地盘的理念。

1953年秋,有记者就太极拳的各种问题采访香港鉴泉拳社。时任社长的吴公仪在回答问题时,针对人们对太极拳能以弱胜强等提法表示怀疑的态度,表示:“本人深知太极拳之妙用,本社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与中西拳师研究。”谈话一经中声晚报登出,立即如巨石击水,反响甚大。其中尤以时任澳门健身院院长的白鹤拳家陈克夫反应最烈,先是隔江与吴公仪“口角”,继而提出要与吴“研究”。

比武消息经港澳新闻媒体传出,震动两地武林及民众。

各界人士反响各异,其中陈公哲和刘伯群等为“反对派”。

陈公哲系原上海精武会创办人之一,并在1909年春组织过北聘霍元甲赴沪,以对阵口出狂言侮辱华人的“西洋大力士”奥皮音一事。陈公哲毕生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及武术事业,在武术界有很高的声望。刘伯群时任马来亚精武联会主席。二人分别致函澳门总督,反对吴陈比武,认为“习武之人,每生事端,不受社会欢迎。”

二人能站在法制立场看问题,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来看,都代表了时代进步的意识,这是无可非议的。

无奈当时慈善机构已同意比武,且己以替澳门镜湖医院及同善堂筹款的名义公布于众,并定名为“慈善比武大会”。

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港澳地区及至东南亚,武术组织均属慈善机构管理。

这是一个体制上的问题。

吴公仪是吴式太极拳掌门,自幼随父吴鉴泉宗师习家传拳法,并得杨式太极大师杨少侯指导。

可谓集杨吴二派武技精华于一身。年轻时曾供职于黄埔军校与湖南国术馆。

太极拳素有“耄耊御众”、以柔克刚之说。但世人多为耳闻,并无眼见。

所见诸书刊者,多为推手,并非实战,且均为师徒之间或私下所谓“切磋”:

属既无规则,也无裁判,又无观众之“三无产品”,难以为训。

吴公仪当时已年过半百。故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港澳民众极大兴趣,都以一睹太极真战为快事,竟至掀起购票热潮。

而陈克夫时在而立,与吴公仪之子吴大睽相当,属少壮派,在体力上占明显优势。

且白鹤拳属南拳中以凶猛与灵活并称之优秀拳种。

其拳法要求“进如猛虎出林,退如老猫伺鼠”,技法上“见力生力,见力化力,见力得力,见力弃力”。

其拳法独特,攻守兼备,在中国南方和港澳地区久负盛名。

面对吴公仪的谈话,陈克夫指名道姓,非吴公仪不战,并称若太极拳名不副实,就请回去,大有独步港澳誓不两立的气势。

他为达与吴本人比武目的竟险乎与一名公证人动手。

可以想象当时吴公仪想在香港立住脚,是何等不易:背水一战,不得不战。

香港,向来是冒险家的乐园,但它历来禁止公开比武。

故比武地点移至澳门新花园。比赛那天,在游泳池上搭起一座擂台,与会观战民众达两万余人。

下午2时巧分,澳门总督史伯泰夫妇到场。

观战者除商界名流,还有著名艺员方艳芬、邓碧云、马师曾、红线女等。武术界有杨式太极拳家董英杰,鹰爪拳家刘法孟、西洋拳家李剑琴等。

大会由港督夫人主持剪彩。

总裁判为何贤(澳门首席执行官的老爸),梁昌、梁国荣、彦光、刘法孟、李剑琴、董英杰等为评判员。

鉴于这种比赛无先例可资参照,赛前先拟了规则,如不得起高腿、不得抱摔等。

别具传统特色的是吴陈二人还签定了“生死文书”,并经公证,以免不测。

实战原定6个回合,每个回合5分钟。

结果开战仅2分多钟,吴先嘴角挂红,继而陈鼻中拳,血流不止,只好暂停。

待再次开战不久,吴击陈前臂,致陈负疼而起高腿,吴即还以颜色。

裁判恐二人动真火,旋即叫停。

经商议,判双方“不胜不败不和”。吴陈握手退场。具体实战情节,己有详细报道,不再赘述。

从吴陈比武的起因看,不免有言语上措词有一定刺激性引起不服的因素。

但倘若单为一两句话便要立下生死状,决一雌雄,似乎给人以心胸狭窄的印象,有失武术家风范;

倘若说为地盘之争,一港一澳,难圆其说;倘为一试太极白鹤武技之高下,虽然说得过去,但仍有某种缺憾。

到底双方因何比武,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探讨。

但是,这为时不足5分钟的实战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却是人们始料未及的。

诚如叶若林先生所说,它不单为吴家太极根植港澳广传东南亚及美加奠定基础,更使人称奇的是不足5分钟的实战引发了港澳等地区几十年的武术热,并催生了一代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金庸。

现在大家能看到梁羽生、金庸武侠小说及据之改编的武打影视,全仗那5分钟不到的实战给他们的灵感。

可谓影响深远。从这点讲,吴陈之战的社会影响己远远超出事件的本身。

从这个意义上讲,单纯地去看谁胜谁败是片面而狭隘的。

重要的不是评述谁胜谁败,而是要正确地判别它在一定的历史发展中的地位、作用,给后人以什么样的启发。

假如单纯从成败的角度去评论历史事件有以成败论英雄之嫌,有失公正,也不符合客观实际。

吴陈比武至今已过半个世纪了。除了上述社会影响,它在中国太极拳史上还有什么意义和作用呢?

我们认为它至少可以使人们对正确认识太极拳发展史、揭示太极拳技击之秘,以及如何开展民间切磋交流研究等方面得到启发,为更好地全面继承和弘扬太极拳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