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佚事 > 真正的实战依旧在中国> 正文

真正的实战依旧在中国

2016-10-25 23:23:02武魂网武魂网
      王芗斋准备周游世界作拳术交流,以振国威。随于是1935年前后,带门下弟子卜恩富、韩樵、张恩桐、张长信等回老家深县系统训练(训练时间达二年左右)后由于时局动荡作罢。回北京完善自己的拳术。这一时期,王芗斋的拳术趋于成熟,王芗斋提出“在不动中求速动,在无力中求有力”的观点。

     王芗斋住在中南海,深居简出,研究拳术之外,教授弟子。同年秋天,北京名拳师洪连顺访问王芗斋后,随率弟子就教于王芗斋门下。著名武术家姚宗勋从此追随王芗斋先生。此后,就不断有人前来拜访切磋,李永宗等投在王芗斋门下。这一阶段王芗斋博采各家之长,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参研究讨,汇集一炉又创拳学十二式。此时的拳术已没有早年所学习拳术的痕迹。因其以形意拳之整劲作基础,同时吸收了八卦掌的身法和步法,太极拳的柔化之力,以及鹤拳、健舞等武技,形式简易而内容极其丰富。朋友观之认为王芗斋的拳术已汇集各家之长,演化为新的拳学。随赠名大成拳,王芗斋说“欲却之而无从也,随听之而已”。大成拳练习要求形、神、意、气、劲、法高度统一,养、练、用并重。

    一天,来了一位日本人叫泽井健一。泽井健一(1903~1989)是日本的武术名家,精通柔术与剑道,创太气拳,被誉为日本的拳圣。

    王芗斋正在扫自己的庭院,泽井健一找王芗斋,王芗斋说:“王芗斋不在家”。泽井健一坐下等了一会,问:“王芗斋不在家,你是否会拳术”。王芗斋说会一点。泽井健一说:“可一试”?王芗斋说:“当然可以”。泽井说:“我慢慢的,你可以快”。说着就去抓王芗斋的衣袖,就在欲触未实之际,自己已被王芗斋击出摔倒。泽井起来后说:“这次我也快,你注意了”。这次真快,也被扔出去的更远,身上一点伤没有。泽井现在知道面前这位儒雅的、消瘦的五十多岁的长者不是普通人。以泽井的武功造诣,他已知这位就是王芗斋:“你就是王芗斋”!王芗斋说:“正是”。

    泽井健一在书中(《实战中国拳法——太气拳》,1976)写道:“和王先生交手时,我是柔道五段,因而对自己的腕力有些信心。当我作为王先生对手时,我总是先抓王先生的手,想先施展我的手法,但都被王先生把我弹飞出去。因而我了解到想冷不防抓住王先生施展手法是不行的,所以我和王先生对手时,我要求先生作成对抓状态,我想抓王先生的左袖和衣襟往外扔,如果失败时再用寝技(自己倒下去的技巧),也许可以。然而,刚刚搭手的瞬间,我的右手就完全被扼住,而我突然被弹飞出去,我们几次交手,结果都是一样。而我每次被突然弹飞之际,心脏的部位也被轻轻打一下。当然,即使被轻轻打一下,我也感到刺痛和恐惧。就是这样我还是不够明白,我又一次想出了剑道。我用棒向先生打去,但先生手拿一根短棒拨开,终于我一棒也没打着。学习之后,王先生轻声说:”不管是剑,或是棒,都是手的延长剑道。” 

    泽井先生回忆和王芗斋先生相会时王先生的形象说:“我和王先生相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在中国居住期间。王先生人并不高,行走的时候有点像鸭子一样。”又说:“先生的腕很细,他皮肤搭拉在骨头上,但一碰上就如木棍似的,与其说是硬,还不如说不知道有什么感觉。有一次同妻子去先生家拜访,临别时先生送到门口,我挡了先生一下说别送了,请回,王先生说没关系,就反推了我一下,我感到他的手如圆的木桶。我想这可能是站桩的功夫。”

    至于泽井师事王先生的原因,他说是由于和王芗斋先生交手时失去了自信,当即决心作王先生的徒弟,但被以“不收外国人作徒弟”而拒绝。经一星期的登门恳请,终于成为弟子,师事王先生。

   当时王芗斋的矛盾是教还是不教,泽井是日本人,教与不教都不行,泽井又行家高手,教假的糊弄也不行。只能教真假参半的功夫。

    泽井说:“我是从开始见到王先生被他打了一顿后,才练站桩的。我每天在树下站桩时总是想,这样站着有什么用?在真的动起来就能产生气和力吗?这样想了大约三年,但如果要放弃,则有失日本武士的门面,怀着这样的心情,但因实际交手时王先生确实非常厉害,所以,不论怎样也想学到真正的技艺,当时像着魔一样,一有空就站桩。”

   常言:德高则谤兴。武术界随意诋毁别人、或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门派之间的成见也时有发生。

    这是我想起泽井健一的一段故事:泽井健一与王芗斋比武失败后,欲从其学,王芗斋不教,泽井闷闷不乐,一日到公园闲走,见一下棋者,裤角扎飘带,气宇轩昂,知是练武者,于是上前请教,方知是××拳名家,泽井很高兴,便攀谈起来,此拳师侃侃而谈,泽井对王芗斋还是念念不忘,便问到你与王芗斋比如何,此拳师不加考虑便说王芗斋不行,泽井站起深深一躬,随说,你与王芗斋试过没有,此拳师若无其事的说没有,反正他不行,泽井怒道:你没试怎么知道他不行,我和他试过,我输了,现在我和你比一下,此拳师不敢……,信口诋人,此真不齿。我常感到遗憾的是世间再没有象王芗斋这样伟大的武术家给学者指明武术的方向,令人感到欣慰的是王芗斋给世人留下了武学指南《拳道中枢》等著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泽井健一曾扬言,中国实战武术在中国本土已经失传,真正的实战武术在日本。王芗斋之门生王选杰曾针对此说撰文:“真正的实战武术依然在中国,随时欢迎来切磋交流,我保证赢你而不伤你”。这也是我的观点。